人民币汇率年内或迎反转
发布时间:2018-08-20信息提供:中国商务新闻网
  近期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先后突破6.5和6.6,这引起不少担忧。在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看来,人民币汇率趋贬离不开今年以来频繁变化的美元指数的影响,但也不能忽视市场对股市下挫和政策基调可能转向的过度解读触发的“贬值心魔”的影响,使人民币汇率难以回归调节中国经济内外均衡的本位。不过,随着市场逐渐消化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和美联储加息不确定性,人民币汇率有望在第四季度迎来反转。预计全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将稳定在6.3~6.4区间,双向波动区间有望在6.2~6.7。

避险情绪放大美元贬值影响

“美元指数变化是近期人民币对美元双边汇率波动的主导因素,”程实指出,“正是今年以来美元指数先降后升引发了人民币对美元的先升后贬的伴生结果。”

就在4月初,美联储鹰派加息确认后,美元指数展现出了强劲的上涨动力,不仅收复了前期4.2%的跌幅,还在此基础上走升约2.6%。强势美元触发了与之相关的资本流动方向和力度的调整。程实指出,美元上涨引发的外汇供需变化、新兴市场汇率大幅变动对宏观经济造成了广泛冲击。由于美国经济复苏周期明显领先于其他主要经济体,这导致其货币紧缩步伐亦大幅超过新兴市场,使得国际美元流动性短缺,使以阿根廷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先后爆发货币危机。

“具体到人民币,早期人民币汇率在全球范围内的表现相对坚挺。”程实指出,4月份美元开启上涨周期后,欧元、英镑贬值超过8%,人民币相对贬值幅度却不足5%。个中原因主要是“8·11”汇改后人民币汇率呈现双向波动的汇率弹性部分抵消了美元指数剧烈波动带来的负向外溢,体现出汇率形成机制优化带来的内生稳定性。

然而,后期美元指数一改“单边作战”态势,随之而来的单边主义推动全球贸易摩擦的不确定性上升,使得国际市场主要股票指数出现下挫,市场避险情绪由此升温,此轮汇改后一度沉寂的人民币贬值“心魔”又被触发。

自6月中旬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从约6.4急剧攀升至6.6,而离岸人民币市场近来的短期与长期波动率倒挂同时出现。“自‘8·11’汇改以来,如此急剧的贬值及短期与长期波动率倒挂的搭配仅在2015年底出现过。”程实分析,这意味着在市场对股市下挫和政策基调可能转向的过度解读下,沉寂近两年的人民币汇率贬值心魔重现。

稳定基本面保汇率回归中枢

所谓贬值心魔并不难解。程实表示,从2017年初人民币汇率预期企稳的经验看,维持常态化的汇率预期管理、前瞻性地采取疏堵并举的措施化解贬值心魔,再加上总体来看中国经济基本面比较稳定,而由经济基本面所决定的均衡汇率才是人民币的长期锚。

2017年,中国经济增速高达6.9%,比上年提振0.2个百分点,大幅超出市场预期。2018年,中国经济增长开局平稳。从经济表现看,今年1~5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同比增长16.5%。从风险化解看,在2017年宏观杠杆率增长放缓的基础上,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和金融部门杠杆率双双下行,影子银行规模明显萎缩,系统性风险从源头上得到有效抑制。从动能转换看,新经济红利正在加速释放,消费升级扩大内需潜力,进一步推动中国经济的高质量发展。

良好的经济基本面为人民币有效汇率稳中有升奠定了内生基础。据程实测算,截至5月份,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的有效汇率比均衡汇率仅向上偏离1.10%,偏离度的绝对值远低于2006~2017年历史均值3.89%。考虑到近期的贬值,当前人民币有效汇率事实上已经贴近均衡汇率,高估压力得到有效释放。所以,在当前经济基本面比2015年相对稳固、人民币汇率趋于均衡的情况下,尽管有贸易摩擦激化的风险,可央行引导人民币对美元主动贬值或一次性大幅贬值的概率不大,这意味着美元指数走势仍然是年内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主要决定因素。

在6月份的货币政策会议上,美联储宣布加息25个基点,并且点阵图显示多数决策者支持2018年加息四次。程实强调,这标志着美联储鹰派加息步伐将进一步加快,由此推测今年三季度或为美元高位运行的阶段性尾声,理由有二:一是贸易摩擦引致的人民币贬值压力有望在近期被消化,之后将渐次缓解;二是9月份加息次数的“三四之争”将尘埃落定,若9月加息则意味着年内四次加息基本靴子落地,反之则会削弱美元进一步反弹的动能。随着美元指数可能在高位震荡后重回下行通道,四季度人民币汇率或迎来反转。基于此,2018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中枢将稳定在6.3~6.4的位置,但双向波动的区间会加大,年内波幅或在6.2~6.7之间。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帮助中心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